糖大傻

a light heart lives long

艰难中寻找快乐,认识后重新奋斗

我已没了当初的模样

新春大扫除,搜出了一堆的回忆,一挞明信片几本日记本。大学时期的吧友,流浪时的驴友,同学亲戚,真是幸福。少年带着憧憬和向往踏进了社会,向上的执着,成功的骄傲,失措的懊恼,失职的心塞,一年时光,俨然成为了一个不好不坏的老油条,看着以前青涩活力的字语,好羡慕。大学时,别人上课我睡觉,别人放假我补考,别人学习我流浪,别人社团我面基,肆意随性,满足于我们不一样。年后流浪吧,或者跳出现在的生活,我才能过得更快活,不想去找什么,只是想逃离

我是一个活泼外向的人。看漫画,爱杂书,填日记,绣丝带绣,练铜板体,琢磨琥珀。四年光影,我学你,做最安静的模样,揣测你的情绪和想法。自娱自乐,自作自受,承受莫名的孤独和享受无理由的窃喜。我是有多么喜欢你,才这么折腾自己?才不是,只是好奇。嗯,只是因为好奇,还有我傻。

路线:福州-北京-广州-深圳-厦门-福州
今天两科考试结束,心中的大石头落下了😁大致路线确定下来,等路途上再规划具体地点。烈阳似火挡不住我想浪的计划,面基演唱会画画,暂时是这些。新学期我会是黑妹,巴啦啦小魔仙~blabalabal

《心是孤独的猎手》、《孤独六讲》,顺其自然将他们归置于一个话题——“孤独”。春节时,与姑姑的一次拌嘴,我话含在嘴里、将说不说,清楚姑姑不理解我的情绪,最后闷在心里,下场当然是被一番说道教训。心情乱糟糟,如此符合《孤独六讲》的伦理孤独。儒家将人定性在某个身份上,阐述一个生命降临后,与周边生命息息相关,与之形影不离的条条规规和父慈子孝、兄友弟恭、夫妻和睦的美满幸福日子。约定俗成般漠视人的主观感受。儒家不如《旧约》的上帝,从人的身体中取出心,定制了身体力行的规矩,把心放置一旁,任它虚无。男女结合有可行之处,身心结合,胡言乱语,身心不就在那吗?《中庸》中“君子素其位而行,不愿乎其外”。君子在其位思其职,老实本分不挂念外物,安分守己。在我看来,守的是纲常伦理,被其左右无暇脱身,显得老实本分,哪来的守己,唬人的糖衣。儒家和上帝成了没事找事的人,为了人类幸福大业呕心沥血的伟人,在我眼中,这般不堪,我是朽木烂泥。在这纲常中,亲密死板了,本该亲近的人无法将‘不与外人说’的情绪倾吐,一律漠视,怎么不孤独?《心是孤独的猎手》是四月的阅读任务,心绪不宁的一月,体重直线下降。腐女受不得“最伟大的同性恋”的噱头,当然得一探究竟。一千个读者便有一千个哈姆雷特。我在这本书中得到的,同性恋只是这本书的边缘词汇,提取的关键词是陪伴、倾吐和理解(懂)。“镇上有两个哑巴,他们总是在一起。”敏感的人或许从这句话开始便会好奇他们间的感情。从伦理上看,两个哑是同事关系,安分守己的话,便没有这么吸引人的故事了。在我在看,辛格一味付出,安东尼全盘接受,恋爱的式子不太成立,单方面的感情输出,中途很容易被打乱,无疾而终。联系俩人的行为是倾吐心声,行为的动力是辛格觉得安东尼懂他‘不与外人说道’的情绪,小镇的四人和辛格先生也是如此。(偏题了,顺着逻辑的话讨论的便是亲密关系的构成要素了,教科书模式,拐弯)

今天碰到一个我一辈子仰望的女孩,肆意潇洒的实在人,有点小激动,来自小尘埃发花痴的碎碎念
好开心

我的小鸡,我的小黄回来了😁


男人这东西和白鹿原对女人的生育过程的描写,一团血肉从女人的身子溜出来,血淋淋,女人的母爱柔情和伟大,新生儿的喜悦,被鸡皮疙瘩占据了。或许是未经人事,现在有大把时间咬文嚼字,扑面而来的血腥味,有点胆怯,脑中冒出一个叛逆的念头:伟大的称赞是为了让女人自觉地去承受这样的苦楚,男人的花言巧语。这么刻薄的话,想想就好,要是说出口,得多伤人心,小恶魔。三年前结带我进手术室,我瞪大眼睛看着新生儿降临,恐惧被好奇心挤跑了,结同科室的医生问:你同学不会怕吗,以后不敢生孩子了。我回:为什么要怕。生孩子的女人很镇定,手术室一切都尽然有序,我没感染恐慌。新生儿的新奇,我忽视了其他的一切。渡边淳一的男女对待分手的态度的看法和我的认识差异略大。“男人的感情波动不如女人激荡,一般情况下却能保持永久的爱意,对对方依依不舍。即相对于女人果断、坚决的性格特征,男人的性格显得极其粘糊、懦弱。”男人的感情波动确实比较平静,深沉或是平实,不会感情迭起彼伏。但是,永久的爱意,对对方依依不舍,性格粘糊,性子细腻软绵,总感觉是属于女孩子的特性。模糊性别的感觉,又开始犯懒,不想一一把他们划分清楚,不想一概而论,脑内一团乱麻,等我梳理。男人的细腻,女人的故作坚强和成熟老道,男人没有发挥余地。有个误区。男人:有用→发挥,女人:陪伴→有用。用最简单的最功利的方法加以区分评判,是人犯懒的法子?读名著大众小说,为了和别人相谈甚欢,从一个圈子再到另一个圈子,不安现状。有点邪恶的想法。今天看见一个帅气的女孩,身边白胖的妹子,忽然想到了汤姆猫和米老鼠。

听到Heaven please ,第一反应,某电影的伴奏,搜了度娘,没有,我想岔了。或许是,心灵是孤独的猎手里的某个片段:米拉听着楼上的录音机的歌声,修补手上的六弦小提琴,画面一转,她跑到辛格房间,趴在桌子上盯着机器,歪头问辛格她能每天来听歌,雀跃激动的心情,了无生机,辛格先生离开了

今天报名义工活动,阿姊推荐的。阿姊想过潇洒自在的生活,鼓励我大胆尝试。强烈的预感,我将会迷恋上这种日子,毋庸置疑的。

PS:好想昨天的人,好想和他们在一起😊,没留联系方式我真的太蠢了